----免费电话:400-0311-178 24小时咨询:137-2299-9955 传真:0311-89624361 qq:9368500 微信:9368500----

    
2012-08-31
扬州发现宋代古井,期待在内找到文物

    昨天上午,在迎宾馆附近的某处建筑工地,考古人员金属探测器勘探时出土一口宋井,大量民用磉墩以及带有“官”字的瓦砾和碎瓷片等物也出土,考古人员表示,从磉墩的规模来看,此处在当年应为一处等级较高的建筑,并有可能是衙门所在地。

  由于宋井已被淤泥堵塞,目前正在清理之中,考古人员尚无法判断其中是否“井中藏宝”,这有待进一步发掘后揭晓答案。

    记者看到,这片探方位于迎宾馆附近一处长满荒草的空旷区内,20米见方的探方外围,一摞摞古老的青灰色砖块堆叠在一处,目测看来,每块长约25厘米,宽约15厘米,高约4厘米,“这些是当时建房时从各地找来用于砌屋的砖块。”考古人员推测,根据部分残缺房基和古人留下的生活迹象,可以断定此处在宋代是一处体量比较大、等级比较高的建筑。

  通过土层的变化得知,目前清理出的文化层属于宋代。考古人员介绍,宋代是中国陶瓷生产和外销的高峰时期,也是扬州陶瓷经济发展的重要阶段。经过考古人员一段时间的金属探测器勘掘,总计出土了大量的瓷器碎片,这些瓷片来自越窑、景德镇窑、定窑等窑口,多为生活器皿。  

  考古人员介绍,高宗南渡前,扬州知州吕颐浩奉召,以州城为基础改筑“宋大城”,全用大砖砌造,宋代扬州城的州治约在今迎宾馆一带,而此处考古现场紧邻州治,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无疑是当时城内繁华区域,这些陆续出土的丰富瓷片,再次印证了此处系宋代扬州城州治的历史地位。

  “通过出土的瓷片可以得知,这处建筑的使用者应该不是等闲之辈。”考古人员介绍,出土的瓷片中有不少来自定窑,而定窑是宋代著名五大名窑之一,定窑在唐代时就已是著名瓷场,专烧白釉、黄釉瓷,到宋代发展更为迅速。定窑以大量烧制白瓷为主,其他瓷器胎质粗而釉色偏黄,俗称土定,紫色者为紫定,黑色如漆的为黑定,传世极少。“能用得起定窑瓷器的人家应该不是一般的人家。”

    在深层次的探方内,只见层叠的文化层色泽分明,大小方形土墩呈规则型摆布,从侧面打量,仿佛一层一层错落有致的“华夫饼干”。在最东侧边缘,有四个土墩非常引人注目。“这些土墩是磉墩,多见于建筑柱基础下,一般的磉墩用黄粘土夯打而成。”考古人员表示,这些则尤为特别,磉墩不仅规模大,铸就考究,且一层黄粘土、一层瓦砾交错而建,初步推测为北宋中期遗迹,通常只有等级较高的建筑才能拥有如此形制。

  令人惊异的是,考古人员还在此附近寻觅到部分留有“官”字的瓦砾,在当时,行政机构的建房砖瓦,均从民窑定制而来,“官”字则是区分标识。“大量资料显示,现迎宾馆一带是宋代州治所在地,距离不到百米的探方,很有可能属于官衙等行政区域范围内。”业内人士猜测。此外,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不少民用磉墩,经数次毁坏,又沿用了较长时间。

    随着挖掘工作的进行,考古人员又清理出了一口古井,乍一看去,这口古井略呈椭形,井口直径约为40公分左右,“初步勘察,这口古井的形成年代约在五代至宋初之间。”考古人员介绍,与我市曾出土的宋代迭角站砖围砌的宋井不同的是,这口宋井沿口是由薄而瘦长的青砖堆砌而成,整齐排列的青砖沿着井口围成一个线条优美的椭圆形,细数一共有48块,每块砖头大小整齐划一,保存完好,仿佛刚刚弃用不久。

  经鉴定,考古人员认为,这口宋井应该是一口民用水井,从井沿的青砖就可看出,这口井用的砖头均出自当地砖窑,是用来砌房造屋的普通砖头,而非特制砖。考古人员介绍,据有关史料记载,古人有将铜钱等物件藏于井中的习惯,常有“井中藏宝”的惊喜发生,甚至一口井中隐藏了近百件陶器、青铜器与兵器等文物,那么,在这口井中是否藏有令人惊喜的发现呢?考古人员表示,近期将对这口宋井加紧清理,谜底有望很快揭晓。

进口地下金属探测器让您轻松找到地下宝藏,例如:钱币、珠宝、金银制品等
金属探测器主要是用探测和识别隐埋地下的金属物。
矿产勘查,如铁矿、铅锌矿、铜矿等
利用电磁波探测所有材质的地下管线,也可用于地下掩埋物体的查找,俗称雷达,也被称为管线雷达。
 手持金属探测器被设计用来探测人或物体携带的金属物。
主要应用在机场,车站,大型会议等人流较大的公共场所用来检查人身体上隐藏的金属物品
SK900 金属探测器 9米 国内超深
SK300 金属探测器 3米 热卖
数字式雷达远程金属探测器DLP-9 50米
epx9000 金属探测器
地下成像仪
GPX-5000黄金探测器
GPX-4500黄金探测器
GT30 金属探测器 (双模式)